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唐朝.

 
 
 

日志

 
 

四老爷  

2010-03-22 14:52: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直在外上学,现在回老家的一个小镇上做了一名教师。整天早出晚归,或几天不回家,住在学校里,对村里的事一直少有耳闻。

在今年的11月3日回家。听说本家的四老爷跑出去了,这才让我仔细的想起了这位四老爷。

这位四老爷有三个儿子,都是轧碾不拿笤帚,光棍一根。三间破草房(屋顶是用麦秸粘的)。我与他们的偶尔接触也就是在寒暑假。当时上学,放了假也是闷得发慌。只要走近他的家,有时外圈也要站几个人,吆三和五的在打“构级”如果家的外边没有人,那一定是在家里吃饭。院子里冷冷清清的,一只鹅悠闲的跺着步,嘎嘎的叫着,屋里的烟正向外冒。走进屋里,屋里至少有四五个人在吸着烟,看着他家的那台黑白电视机,他爷几个吃着饭。有个叫四明的,用眼的余光瞟着四老爷在一口一口的吃饭。好不容易吃完了,大家都往外跑。

在门外的树荫底下有六块大小不等的石头,放在一块大石头的周围,间距也相差不大。四老爷却不慌不忙的跺了出来,手中提着四封牌。六个座位已坐满了人,通常我是挨不上的。四明把眼珠一瞪,对着一个年纪较小的吼道:“三涛,小孩子的,快回家做作业去。”三涛顶嘴道:“小孩子比你来得强,不信来一盘试试。”其中有个三十岁左右的人把三涛推到一边:“牌都拿不了,还打牌呢,回家拿奶瓶去吧。”大家哄笑起来,三涛这次没顶嘴,虽然不服气,也不得不站到了一边。四老爷只是瞥了三涛一眼,把牌向石板上一扔。其余的几个也不动。四明迫不及待的把牌洗了洗。四老爷把四指并拢,在牌背上一蹭,大拇指向上一掀,稍触牌边,把一张牌捏到了手中。其余的几个人也就跟着抹起牌来。

打着打着,就有小孩来喊自己的爸爸干这干那。小孩一来喊得时候,四老爷的头上皱起了疙瘩。四明笑着说道:“气管炎(妻管严)走吧、走吧,以后就不要来了。”当第二个小孩来喊得时候,四老爷的手哆嗦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如果目光碰到了自己的“孩子”,就赶快把头低下。

有时,四明的小孩也来喊。四明把黄眼珠子一瞪,吼道:“小王八羔子,没看你爹正忙着吗,滚!”小四明有时也就不叫了,央求着:“爸爸,让我也来一把吧。”啪的一声,小四明哇的哭了。大家劝说四明不要打自己的孩子。四明骂道:“小王八羔子,还敢学我。”大人被叫走了一个,又有一个补上,有时也有孩子参杂在里边,四明却是很少缺席的。有时大人有事凑不齐局了:夏天,四老爷就找一个凉快的地方,抽旱烟,与憋人抬邪杠;冬天,四老爷就找一个太阳晒着的地方,抽旱烟,与别人抬邪杠。。这时,小孩子们就围到了这个地方,打起牌,其中声音最高的要数小四明。牌也是大人们玩坏的。

四老爷的三个儿子,也不经常打牌,似乎对打牌很厌恶,偶尔也来一把,但四老爷绝对不在场。老大、老三经常干建筑队什么的,但总赚不到钱。其中最能干的是老二,有一辆拖拉机,也不怎么赚钱。还有一点,就是老二经常与四老爷打架。四老爷那时就摆出一副家长的样子,嗷天呼地,半个庄都知道了,大家都窃笑着。老二也没办法,毕竟四老爷是他爹。有一次老二在开车的时候撞了车(其实是他的车被撞了,不愿他),却理屈词穷,腰杆不硬,把拖拉机赔进去了。此后,四老爷的牌也打,但次数明显少了,精神也不如以前,爱发牢骚。

1999年的时候,我回本镇做了一名教师。小四明也第一次上了初中,并且在我的班里。

有一天,小四明向我请假,说是他爹死了。我很惊讶,为什么在一个庄,又是同姓,我怎么知不道四明死了呢?(原来是因为糖尿病无钱治疗而死)。我很可怜小四明,他妈又是一个哑巴,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呢?

从此,四老爷家的牌局好像是打不起来了。四老爷的精神也就垮了下来。但经常见四老爷,四指并拢,大拇指向上一掀。他的两个儿子,外出打工。以前外出打工时,也没挣回钱来。老大留下来,种着那几亩薄地。每年,等庄家收了之后,来他家要账的人很多。

冬天的时候,因晒棒子,把棒子装到袋子中,没往屋里弄,在平房顶上,夜里被人偷走了。

四老爷从此一蹶不振。脸也不洗,胡子垃圾;嗓子,由于整天不停的说话,总是嘶哑着;眼睛却始终不敢抬起来看人。他的大儿子和他那本来就有点财迷疯的老婆搬到了村外的一所房子里住。

他家的门整天开着。他把家里的东西,还有他平时捡的东西,放在自家门外的路上,排成一排,把路横挡住。自己蹲在一旁的柴火窝里。有人路过时,嘶哑着嗓子嚷道:“轧吧,轧吧,都轧了吧;门也开着,黑天也开着,进去偷吧!”眼睛却始终不敢抬起来看人。大部分人都躲的远远地。有人劝他时,他还骂人,也就没人劝他了。关于他的话题,也就越来越多起来。

有一次,我骑车子从他门前经过。他喊道:“大学生,轧吧,轧吧,都轧了吧;门也开着,黑天也开着,进去偷吧!”眼睛始终没抬起来看我。我发现他四指并拢,大拇指向上掀着,正拿着煎饼吃。我把车子骑得飞快,赶紧离开他,恐怕惹上什么麻烦。

过了一段时间,听说四老爷出走了,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再后来,听说四老爷又回来了。有一次,我拿着麦子去换馒头。看到一个头戴狗皮帽,脚穿高筒的破皮靴;身上穿着一件退了颜色的黄衣服,破了也没打补丁(当然,现在也没人穿打补丁的衣服,除非是要饭的);腰中还扎着一条黑色的、破旧的围脖;下身穿着一条黄的发旧的棉裤。一看,就知道是四老爷。走近一看,他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有的地方还有血疙瘩。这可能是在外边粗声大气说话或骂人时,被人打的。嘶哑着嗓子道:“要二斤馒头,先记上账。”卖馒头的(本庄的)憨厚的一笑,用塑料袋给他装了二斤馒头。四老爷四指并拢,配合大拇指捏着塑料袋的提手。对前边卖豆腐的人(本庄的)喊道:“卖豆腐的,留下二斤豆腐再走。”卖豆腐的机警的一回头,笑道:“我到那边,给别人称了再回来。”骑着三轮车跑了。

不知道,四老爷以后怎么生活?他的消息以后听到的就很少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